首页 | 国际交往 | 国内时政 | 思想道德 | 心理健康 | 理论学习 | 老龄社会 | 国防教育 | 工作动态 |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防教育 > 国防评论 > 正文  
血债:新疆曾遭遇暴力恐怖高峰
文章来源:南方新闻网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07-03-12   字体: [ ]  
 

    1990:第一起恐怖事件

    “巴仁乡暴乱” 是新疆解放40年最为严重的一场武装暴乱,是进入1990年代后发生在新疆的第一起恐怖事件。它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开始。此后,大规模的暴力恐怖活动在1990年代的新疆相继发生。
一辈子生活在巴仁乡的依敏•玉买尔老人,是巴仁乡暴乱事件的见证人,1990年春天,老人觉察到村子里有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气氛。

    有一些人在村民当中串连,强迫信奉伊斯兰教的教民捐钱,并且要求每人“抱经宣誓”,参加一个“党”。参加他们“党”的人,每人至少交50元,其中20元是活动经费,20元购买白球鞋,10元购买刀子。谁不做,这些人就用刀子进行威胁。

    3月底,巴仁乡土尔村清真寺院内竟然架起高音喇叭,宣传圣战。他们说“穆罕默德同异教徒打过仗,我们也不得不打仗,每天做五次‘乃玛孜’不解决问题,要打仗”。

    操纵这一切的是一个叫则丁•玉素甫的人。1980年代末,则丁•玉素甫到喀什学经,回到巴仁乡后,组建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这些异常现象引起了阿克陶县委、县政府的注意。当发现公安机关开始调查时,则丁•玉素甫决定提前暴动。 4月4日下午,切克村清真寺聚集了200多人。当天下午6时30分,聚事者开始围攻乡政府。

    因为无法对事件的性质做出判断和怕伤及信教的民族群众,所有现场武警都执行着不开枪的命令,尽管已经有多名武警战士被打死,5名武警战士被抓做人质。

    直到4时10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接到中央批示,事件性质为武装暴乱。武警和公安人员开始还击。则丁•玉素甫被击毙。

    1990年当分裂与恐怖势力初起的时候,表现形式是狂热的宗教情绪,一些不明就里的信教群众被恐怖分子利用,宗教与非法宗教的界线难以划分,正常的宗教活动与恐怖活动也难甄别。面对恐怖主义新疆最初采取的是谨慎的态度,新疆恐怖组织的定性是10年之后。

    1991: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

    1992年2月5日,大年初二,这个从来都是喜庆的节日变成了一个哀伤的节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公共汽车、影剧院、住宅楼里被安放了四颗定时炸弹。2路公共汽车的爆炸异常惨烈。

   在此之前,新疆,甚至全国没有人见过这种以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怖为目的的爆炸。新疆人一时“懵了”。自治区公安厅很快做出了推断:这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一次有组织的恐怖性爆炸。

    7个多月后爆炸案告破,这是一个叫做“东突厥伊斯兰改革党”的暴力组织所为。1991年2月28日,这个组织成员首先在库车县客运站录像厅制造了新疆第一起恐怖爆炸案件,造成无辜群众死1人,伤13人。小试成功后,他们便将目标锁定乌鲁木齐,然后进行了一年多的筹划和准备。在乌鲁木齐爆炸案之后,他们又一口气在新疆境内针对无辜公众制造了15起爆炸案。

    为筹集经费,1991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曾在沙雅县制造了解放以来全国最大的一起银行运钞车抢劫案,劫走农行棉花款50万元。然后悄悄转移到了1000多公里外的喀什叶城县的一所不起眼的院落里,在这个院子里他们建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先后培训了3期数十名恐怖分子。

    乌鲁木齐爆炸案的侦办让“东突厥斯坦伊斯兰改革党突击队”遭受了打击,但是漏网分子迅速潜入了新疆各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选择的是南疆重镇喀什。

    1993年6月17日,位于喀什市中心的喀什地区农机公司办公楼发生爆炸,两名无辜群众身亡,另有1人重伤、7人轻伤。自治区领导和新疆警方奔赴喀什,但是,暗杀公安民警、爱国宗教人士等一系列爆炸和暗杀案件,几乎就是在工作组的眼皮底下发生。

    这一年的10月,散处于新疆巴音郭楞州、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喀什地区、吐鲁番地区、塔城地区等地的17名暴力恐怖分子,被一个叫艾尔肯·阿不拉的和一个叫阿不都·米吉提的重新纠集起来,成立了一个新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

    这个恐怖组织成立后,并没有立即活动,而是秘密发展成员,扩大组织,在全疆各地建立分支机构,建立训练基地,培训恐怖分子,并派遣成员通过抢劫、盗窃等方式筹集经费。

    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成势后,新疆再一次遭遇1996、1997年的暴力恐怖高峰。

    1996-1997:“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

    22名恐怖分子怀里揣着暴力恐怖计划和暗杀名单千里奔赴各地,计划在斋月的第17天暗杀24名新疆党政干部和宗教人士,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

    1996年5月12日6点30分,是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刻,70多岁的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准时出现在喀什羊肠般幽暗的小巷中。每天他都踏着人们酣然的睡梦,在这个时刻前往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太阳出来前的第一次祷告。但是这一天与所有的日子都不同,闪亮的匕首在前面等着他。

    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被救了过来。身中20多刀没有死去,几乎是一个奇迹。在抓获刺杀者进行审讯时,刺杀者说出了当时的矛盾心理:既要完成任务,又因为对宗教领袖阿荣汉·阿吉的敬畏而无法下手。

    新疆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知道艾提尕尔清真寺和阿荣汉意味着什么。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国最大的清真寺,具有550年的历史。它是中国伊斯兰文化的中心,主持清真寺的阿吉也被认为是最有学问最能领会宗教教义最德高望重的人。

    伊斯兰反对党将这一系列暗杀活动称作“断桥”、“赶汉”,他们将反对其分裂图谋的宗教人士都划为谋杀的范围,借此斩断汉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血肉联系。

    幸运的是,新疆警方很快就找到了破获该行动的线索,斩断黑名单的暗杀行动。

    1997:“2·5骚乱”重创伊宁

    位于美丽的伊犁河谷的伊宁是新疆天山东部的重镇,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云集之地。

    1997年2月5日上午9时许,伊宁市的大街上突然冲出一伙人,手举横幅 呼喊口号,沿伊宁市主要街道游行。如滚雪球一样,到了 12时许,游行人数从100多人增至千余人。随后,手持棍棒、砖块、刀具的骚乱分子开始了他们的暴力行为。

    人民医院门口一对青年夫妇被骚乱分子围住,女的被人在脸上用刀乱割乱划,连踢带踏,当场死亡,男的也被打成重伤。

    一位回家探亲的战士途经前进街时,被石头活活砸死。

    一位乡文化站的秘书在伊犁街街口被他们用刀捅死后,又被扔进点燃的纸堆里焚烧。

    警方调查的结果表明,组织“2·5”骚乱的骨干分子是从喀什、和田分别到达伊宁的,属于东突厥伊斯兰真主党,他们到达伊宁后就走街串巷煽动群众,并让群众烧毁身份证、结婚证等政府发放的证件。

    1997:爆炸再袭乌鲁木齐

    事隔5年,恐怖分子再一次选择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并且将时间选在1997年2月25日,这一天邓小平同志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

    炸弹被精心安放在乌鲁木齐南、北、西、东四个不同的方向,并且是在乌鲁木齐人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所有的炸弹都被定在同一时间爆炸。警方调查发现,炸弹里满满地填充着铁钉子、钢珠、螺帽、螺杆,这些东西被强烈的硝酸炸药喷射出来,威力无异于一颗颗子弹。恐怖分子的冷血和残酷让人震惊。

    一位汉族父亲失去了9岁的女儿。当时他的两个可爱的女儿刚刚放学。一声巨响后,整个公共汽车的后部不见了,他的大女儿受了重伤,小女儿当场死亡。

    一位维吾尔族的父亲也失去了女儿。9年过去了,这个父亲还是不能看女儿的照片,不能听别人说这件事。9年的日子再也没有快乐。

    一位回族的父亲失去了儿子。每年的2月25日,夫妇两人整天都不能从床上起来干任何事。这一天准时会到来,不用刻意去看日历,一点都不差。

    一个邪恶的计划得逞了,一些无辜的生命在瞬间寂灭了,一切都将面目全非,更多的活着的人的生活因此而改变。记忆永远停留在了那罪恶而黑暗的时刻。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21世纪最能引发战争的六大
·中国维和:从“不介入”到
·中国全面参与国际维和 树
·资料:东突是怎么样的组织
·日本法西斯惨绝人寰的暴行
·纪念抗战爆发70周年大型主
·中国反恐部队四大主力:实
·美国曾试图摧毁中国核计划
 
 相关文章
·资料:东突是怎么样的组织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东突
·中国揭露“东突”本质:彻
·联合国安理会认定“东突”
·南方周末:中国反击东突十
·新闻背景:上海合作组织地
·中国捣毁恐怖训练营
·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国参
 
版权所有:吉林师范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会员 电话:0434-3295155 0434-3292104 
通讯地址:吉林师范大学关工委 邮政编码:136000
Powered by: JSJ_QLF